栏目导航
民俗文化
历史文化
生态文化
生态文学
历史名人
大别山游记

在线商城

野生天麻

优惠价:¥0

点击查看

鸡鸣河村的由来

相传在元顺帝晚年的时候,他听信了奸臣的谗言,说“有紫微星在大都之南亳县一带上空闪闪发亮,与太子接位不利。”为了天下不落别人之手,顺帝即下圣旨一道,发御林军五万,要将亳县一带已出生三个月之内的男婴儿和所有的孕妇全部杀尽。圣旨一出,兵马进发,可怜亳县阴风惨惨,人心惶惶,一场横祸降于百姓身上。

 

   俗话说:“贵人多磨难。”这亳县境内有一位姓朱的员外,他家原来十分豪富,其子娶苏总兵之女为妻。这位苏小姐自幼随父学得一身好武艺,加之她生得如花似玉,贤良无比,所以在方圆数十里之内非常出名。谁知后来因天灾人祸,朱苏两家都家破人亡,只剩下身怀有孕即将分娩的苏氏一人。


   就在朝庭人马杀奔亳县的夜晚,苏氏睡到初更,忽见一位白发仙翁,手执拂尘对她说道:“汝身怀六甲,乃是一代帝王,但今夜却有杀身大祸,若不赶快向南方逃走,难免遭劫,切记。吾神去也。”说罢,拂尘一扫飘然而去。苏氏大惊,醒来乃是南柯一梦。她急起床对天祈祷一番,慌忙打一包裹,带上祖传之宝“金犁”、“金耙”,背起十支穿云神箭,跨上一匹快马连夜向南方逃去。

 

天赐“箭穿洞”

       回头再说朝庭官兵,两天之内已将豪县南一带的三岁内男童和孕妇人等全部杀完,但是查点后,才发现还有朱家庄苏氏漏网。于是,行刑官急令人马五千,连夜将朱家庄围得水泄不通。几经搜查以后,没有搜出苏氐,只发现马蹄印伸向庄外。兵卒急忙报之主将,主将生怕违了军令,急传令分兵四路追赶。
      

    苏氏乃是即将分娩的孕妇,她连夜出走,昏头昏脑,这一路奔波已经十分劳累。猛然身后灯笼火把,照得黑夜如同白日,耳听追兵喊杀连天,她为解被捉之危,无奈何取出一支穿云箭搭上宝弓,对准领头追兵射去。一道闪光,箭到处追兵死伤一片。主将大惊,知苏氏此箭乃是神箭,急令退兵五里。苏氏大喜,连连发箭,追兵没法,退下数十余里。

 

    苏氏乘此良机,打马加鞭急忙逃走。正走之时,一座高山挡住去路。此时夜深天黑,四面路径不通,而身后追兵又至。苏氏无计可施,下马跪地对天求告:“苍天在上,信女苏氏百拜,今身怀六甲,眼前有杀身之祸,如腹内之子有天子之份,就乞求赐我一箭之路,日后千死无怨。”拜毕。她上马张弓搭上仅剩一支箭,对准山岩舍命射去。只见红光一闪,一声巨响,似有天崩地裂之势,闪光里,山腰出现一条高约丈余的隧道。苏氏大喜,跃马穿过隧道而走,身后留下了名传千古的“箭穿洞”。


    子失“落儿岭”

    穿过“箭穿洞”,苏氏又奔上了一座高山。正欲寻路,忽然腹痛一阵,天昏地转。由于过度劳累,竟在马背上分娩了。待苏氏清醒后,眼见祥云萦绕,香气扑鼻,果然生下一位天庭饱满地角方圆的贵公子来。她来到一口塘边,便是后人称叫的“洗儿池”。正当苏氏洗干净婴儿,重新包好时,忽听岭下马嘶人叫,林内百鸟惊飞,追兵又赶上来。苏氐大惊,急将娇儿连同一堆血污裙往怀里一裹,跨上马背两脚一夹,不觉已有六里之遥,苏氏分娩淤血,沿途滴洒,故人们将此地称为“滴血岩”。当苏氏爬上一座小山岭时,谁知在慌乱之中,怀中只裹住一团衣裙,可怜自己的亲生骨肉,竟滑落在路旁草丛之中她还不知晓。说也奇怪,这位小娇儿溜落在草丛之内,不哭不叫,还有百鸟遮身,祥云紫气护体,他却甜密地睡在这“落儿岭”上了。


   马跃“漫水河”

   黑夜之中,苏氏打马回头,在“落儿岭”找到婴儿,苏氐包起婴儿打马行至一片平川之地。突然马失前蹄卧地不起,她抬头一看,眼前一条大河挡住去路。混浊的河水,看不清河的深浅,苏氏此时心急如焚,心中暗暗祈祷,求神灵保佑。一刹时,河水澄清,能望见河中卵石。苏氐看得清楚,忙催马从浅处过河,过河后打马疾驰,随后人们将此河叫做“清水河”。过河后,谁知又遇一条河的阻隔。此时身后追兵又近,苏氐心想此是天绝我也,人困马乏,惊慌之中昏迷过去。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苏氏的坐骑一声长嘶,将他惊醒,苏氏紧带缰绳对马喝道:“孽畜啊孽畜,我母子大难临身,性命不保,你能见死不救 ?”说罢猛抽一鞭,此马长嘶一声跃地而起,四脚生风跃过对岸,后面追兵赶到河边,河水突然猛涨,漫溢两岸河堤。这些凶猛的追兵目蹬口呆,无计可施,被滔滔的“漫水河”隔在彼岸。不信你去看看,在漫水河边的基石上,至今可能还找得到马蹄脚印哩。

 

   由于“漫水河”挡住了追兵,于是,她片刻不停留,策马逃去。不想苏母娘娘在此处稍一回头,连脚下的山岭也跟着转了身,故岭名曰“小回头”。苏母娘娘人累马困,披星戴月又奔上了一座山岭。紧张地回首张望,急忙奔向山下。哪知道苏母的这三回首,这座山岭也跟着长了三尺高。由此得名“大回头”。


    饿淌“鸡鸣河”

    苏母走小回头,经大回头,又过“皇帝抄”,虽说重跌一跤之后,幸好人马俱未受伤。你看她头也不回地冲下这座山,顺着一条大路赶到了一个两河交汇的小镇。此时肚中格外饥饿,头昏眼花,一夜奔波的坐骑更是精疲力尽,她真想去讨一口粥饭解渴充饥。可是,“启明星”闪闪发亮,“西长庚”坠落在山边,镇内走出两个公差押着一个犯人吆喝上路。苏母娘娘一阵心惊肉跳,只得含饥忍渴淌过三里沙河,速离这是非之地。后来,苏母求乞寻子转到此地,忆起那天五更情景,长叹一声:“哎,难忘的鸡鸣河啊 !”不想她这一声长叹,竟给此镇取下了一个千古流传的响亮名称——鸡鸣河。